返回列表 发帖

翠竹坡的救赎(长篇连载)

              翠竹坡的救赎

 

                                           一、

 

      高云一生中送走过不少友人,没有一次比他与梁天祥那次离别更让他揪心、让他肝肠寸断。这不仅因为梁天祥是他最好的朋友,还因为梁天祥是一个能为朋友两肋插刀奋不顾身的人、一个即使被生活的石磨碾得骨断筋裂也不哼一声永不告饶的人。

最后的见面是在衡阳市一所极普通的医院,高云是从电话中得知梁天祥患肝癌的。打电话的是已经招工到长沙的陈静梅,他们二十几个老知青已经去长沙肿瘤医院看望过了,还说梁天祥已经回衡阳。陈静梅在电话里说梁天祥妻子至今还对梁天祥隐瞒真相。高云马上通知留在郴州的长沙知青,尽管留下来的不多,但立即有十几人响应,有事抽不开身的纷纷搭钱搭信,能去的立马和高云一起前往衡阳。一进病房梁天祥的妻子不顾大家阻拦将梁天祥从昏睡中唤醒,梁天祥睁开眼睛看清是高云他们立刻发出爽朗而诙谐的笑声。这笑声高云再熟悉不过了,在漫长的蹉跎岁月里这笑声曾为高云轰走过多少烦恼与痛苦!这笑声在那昏天黑地的年代曾为翠竹坡的知青撑起了一片蓝天!今天,这笑声同样开心愉悦,顿时驱散病房里压抑沉闷的气氛,使刚刚还沉浸在绝望中的梁天祥妻儿仿佛看到一线希望。

“我可是阎王爷不敢收的人呀!他怕我这个老鬼在阴间捣乱,去了几次都把我赶回来,这一次肯定他还会退单。”

“儿女已经参加工作,你的任务也完成了,你这是累的,休息几天就会好。”高云握着梁天祥微微肿胀的手故作轻松地说。

“是呀,我说了他们就是不信,偏偏要信医生的鬼话!要不是我坚持,现在还在长沙肿瘤医院呢!”梁天祥满不在乎地说道。

“我相信你一能挺过这一关,因为你是老鬼!”高云亲昵地叫着梁天祥的诨名,仿佛这个叫了几十年的外号能像过去一样给梁天祥带来幸运,让高云可以再叫几十年。

接着梁天祥又和高云身后的孙石生打趣起来:

“你这个死猴子,怎么修了几十年还没成正果呀?也不叫你那个祖师爷斗战胜佛提携提携。”

“官当大了他不认小百姓了。听说天界也一样贿赂成风,我们这些下岗工人哪来钱送他?”孙石生说。

又寒暄了一阵,梁天祥妻子看见梁天祥和每一位前来看望他的人一一打趣逗乐,显得有些倦怠,加上已经临近中午,便要女儿领大家去饭店吃饭。高云让她先去吃饭,回头再来换他。当病房里只剩下高云和梁天祥两人时,梁天祥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不过说话的声音依然十分平静:“我知道我得的是肝癌,我怕他们难过才假装相信了他们的话。”

说完梁天祥郑重其事地叮嘱高云别让他们知道,接着他又异常轻松地重复起那句他每次经历生死大难时必说的口头禅:“死了脸朝天,不死又过年。”该口头禅梁天祥曾多次当众宣称自己申报了专利,谁要说必须获得他的许可,否则他到法院告他侵权。

高云的眼眶顿时红了,心像堵上一块密不透风的铁板难受得直想嚎啕大哭。高云这阵突如其来的悲伤不是因为即将降临到梁天祥头上的死亡,他们曾不止一次与死亡擦肩而过,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梁天祥三十生日那天说过活满一个甲子就够本的话。现在算来已经超过四年多了。高云这一阵刻骨铭心的悲伤是因为梁天祥整天乐呵呵的仿佛从不知忧愁,是因为高云打从认识梁天祥那天起苦难就一直与梁天祥如影相随,没让他过过一天舒心日子。但是,高云不愿也不能让梁天祥知道他此刻的悲伤,只好强忍着悲痛安慰梁天祥道:

“现在医学进步了,癌症治愈率很高,千万别丧失信心。”

“阎王爷都怕了我,病魔能奈我何?布娃娃你放心,我不会死的,我还答应过要在六十岁以后和你一起第二次下放的。等我病一好,我们马上去翠竹坡的知青大院再当一回生死弟兄!”梁天祥忽然用那个很久没人叫了的诨名呼唤起高云,这让高云感到格外亲切。高云知道梁天祥是在宽他的心,梁天祥就是这么一个时时处处总想给别人带来快乐的人。高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连忙掉过头去任随自己老泪纵横。

后来高云将大伙凑起来的几千块钱交给梁天祥妻子的时候,高云看见梁天祥眼眶红了,他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又忍住了。高云很少见梁天祥流泪,所以每次见他流泪都特别感慨与纠结。离别时梁天祥妻子坚持要送他们下楼,刚出医院大门她便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说起梁天祥得病的缘由。“他是累死的!他是累死的!”她反反复复说着这句话,心中充满了感激、愧疚与悔恨。原来梁天祥得病已有几个月了,他一直以为是胆结石被割除后引起的疼痛,瞒着没有说。有好几次进货时从自行车上痛得摔下来,他捡起货没事一样骑回来照常开店,最后一次实在痛得无法上车,硬是推着车子走回来。这些情况梁天祥一直瞒着妻子儿女,直到去长沙肿瘤医院检查时他才说了出来。其实今天这种结局,前年高云到衡阳看他时就曾有过预感。梁天祥每天早上七点骑二十分钟单车去开店,晚上十点才回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不落,就是铁棍也磨成针了!并且店铺只有三四平米,天晴下雨商品都摆放外面。好在他说话和气风趣,深得小朋友喜爱,才使他能凭这小小的地盘卖儿童商品苦撑十几年养活一家四口,还让儿子和女儿修完了大学。去年梁天祥经朋友规劝花四万多块钱在社保站买了份养老保险,因为招工时改小了四岁年龄,直到今年他才开始领取每月七百的养老金,谁知领了不到半年竟遭此横祸!

回郴州的第二天高云打电话去问候,电话那头梁天祥说话有气无力、含混不清,没说两句便交给了妻子,高云马上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于是他决定处理完家中一两件琐事便前去衡阳,陪梁天祥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谁想才过四天高云再去电话问时梁天祥已不在人世了!而且前一天家人已经遵照他的遗愿将骨灰撒进湘江河中!高云知道梁天祥一生的经历都和这条母亲河密不可分,他是想在死后还能让自己的魂魄沿着滚滚江流频频光顾那些梦绕魂牵的地方!

在电话中,那个比梁天祥小了整整二十岁的朴实的农民的女儿,哭泣着说出了他生命最后时段的一些感人琐事。梁天祥在长沙肿瘤医院检查后立刻要求回衡阳,他原打算放弃治疗回家等死,后来想到房子要留给儿子结婚,这才去了一家普通医院。在医院里他禁止医生用药,也不做任何检查。整天还和医生护士以及同病房的病友笑呵呵地调侃打趣。医生护士个个感慨万分,说从没见过这么乐观开朗不惧死亡的病人,对梁天祥忍受癌症折磨时的从容更是觉得不可思议。一般得肝癌的人至少要拖三五个月,几乎个个惊恐万状痛苦不堪。而梁天祥从住院到离世只有短短十五天,自始至终平静安详。别说那些能延缓生命的贵重药品,就连能减轻疼痛的杜冷丁他也不肯用。梁天祥死前那一晚异常清醒,他对妻子说他死后不要通知任何人、不设灵堂、不开追悼会、立马送火葬场,火化后不要买骨灰盒,用布包上骨灰撒入湘江就可以了。后来梁天祥反复念起高云和陈静梅的名字,对妻子说他很想再见见他两人。梁天祥的妻子原本打算第二天告诉高云和陈静梅他想见面的话,没料到第二天一早他就突然昏迷不醒,临近中午时便平静地离开了人世,没有痛苦也没有挣扎。昏迷中他曾不止一次地叫着一个名字,她问高云是否认识那个人,高云告诉她那是梁天祥在郴州砖厂打工时的老板,他们是十分要好的朋友,早几年已经得肝癌过世了,高云和梁天祥还去参加过那人的追悼会。

梁天祥就这么走了,含着微笑、带着遗憾离开了这个让他饱受磨难却又无限眷念的世界。但是他留下了爱、留下了笑声与欢乐。高云还记得有一次他们在知青大院讨论生命价值时梁天祥说过的一段话:“生命的意义在于快乐,给自己快乐是生命的初级目标,给他人快乐是生命的终极目标。只会给自己制造忧愁与麻烦的人是可怜的,只会给他人带来痛苦与灾难的人是可悲的,他们都迷失了生命的方向,失去了存在的价值。”高云还记得文革武斗时他无端遭受毒打后没有及时向梁天祥求助时梁天祥说过的话:“朋友是什么?就是天塌下来,可以一同去顶的人。”今天梁天祥虽然离开了,但是高云会时时重温他们苦涩而又甜蜜的过往,他会带着梁天祥的音容笑貌重新回到四十年前那幢翠竹环抱的知青大院——那是他们年青时代在地狱中共同营造的一片快乐的伊甸园……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二、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忧郁,也不要愤慨!
                不顺心的时候暂且容忍:
                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就会到来。
                我们的心永远向前憧憬,
                尽管生活在阴沉的现在:
                一切都是暂时的,转瞬即逝,
                而那逝去的将变为可爱。
  
   这首普希金的诗高云十八岁那年就背得滚瓜烂熟,梁天祥病逝后他想:如果一个人终身都厄运缠身,如果一个人到老了依然一贫如洗,被沉重的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来,他还会觉得往日的苦难岁月“可爱“吗?是的!他相信梁天祥已经用他的一生作出了肯定的回答。因为他坚信无论灾难如何深重,一个人只要始终怀着赤子之心真诚地去爱他周围的人,友谊和爱情便会将苦难酿成甜蜜、把地狱变成天堂!即使屈辱与痛苦伴他终身,即使掐籇ENT: 24pt; MARG"pm.php?ac mso讶绾逄旖饰iv c者 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