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原创】那一条永不回头的生命航线

华容行随感之六:

 

 

那一条永不回头的生命航线

 


落霞2008年摄于华容洪山头长江岸

DSC06495.JPG
2012-10-12 20:49

 

    当我们运足丹田之气将那一声声裂帛穿云的呼喊投向空旷的河谷、投向迎风摆舞的芦苇荡、投向绵延的山峦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奔腾的江流急速漫过头顶,冲向堤岸,卷起拍岸惊涛!

 

    我想起了他们——长眠在不远处那片青山上的知青伙伴王国庚、罗灿华、易穗玲,他们,正是在我们此刻脚踏着的干涸河道、而当年洪涛滚滚的长江上,一脚踏入了那条永不回头的生命航线,触向暗礁、卷入漩涡,把自己年轻的生命抛掷向沉沉的黑暗……

 

    此刻,这深情的呼喊是否惊醒了那三位小小少年的无边长梦?

 

    不远处的护坡草地上有一位农妇在专注地看着我们这群城里来的客人,看她的相貌大约有近六十,但估计年龄应与我们相仿,我在想,也许她与我们中间的谁有过什么渊源,才会这么绕有兴致地近前观望?走上前去轻声打个招呼,果不其然,这位热心的大姐正是王国庚生前那个大队的乡亲,她当年还是妇女队长,她的丈夫是民兵营长,因此对王国庚的情况非常了解。

 

    据这位当年的妇女队长讲,王国庚是为抢救生产队的财产而溺水牺牲的,当时王国庚正在荆湖边的草棚里休息,看见队上唯一的一条船顺着大水飘走了,他想都没想便跃入湖中去救船,就再也没有上来……民兵营长带着众多乡亲往下游走了好远好远去打捞,结果最终还是在王国庚跳下水的附近水域找到遗体,说到当时的情景,大姐善良的眼中隐隐闪着泪光。

 

    三十多年后谈起这桩伤心往事,妇女队长的话语中流露出深深的痛惜,也流露出对知青王国庚的由衷赞叹。她说小王在队里劳动很能吃苦,对人也很实在,他其实水性很好,应该不会出事的,他的腿是被丝草缠住了,水性再好也无法摆脱……

    妇女队长的朴实的话语和深情介绍被湖南知青网李姐及时摄入了镜头,也被雪雪摄入了相机。这时,大队伍已经上堤,带上白花,走在前往三位知青墓地的路上了,我请李姐为我和这位大姐合影一张,拍完李姐收拾好摄像器材一溜小跑就上坡往前赶,想要赶在悼念队伍上山之前驾好机位,抢拍到悼念活动的全过程,雪雪也随着李姐往前跑……

 

 

    带上一朵小白花我默默跟在队伍的后面,想起了上月曾应邀参加过王国庚生前班级——原长沙市二中211班的同学聚会,全班六十多位同学到了四十多位,其中一个重要议题就是讨论将在11月19号的悼念活动。

    据凯琪兄预先向我介绍,罗灿华和易穗玲,同样也是被江水吞噬。罗灿华是双抢时一个人被队长派到离队很远的甩亩田插秧,因路途太远晚上不能回队,天热又无处洗澡只好在长江里洗澡不幸溺水身亡;易穗玲的死同样让人心酸,71年很多幸运的知青已在陆续招工回城,她虽然与招工无缘,但也终于办好了病退回城的手续还算幸运之神眷顾了她,却不料在办好一切手续从长沙归队时,因搭乘的那艘便船被大浪冲翻,不幸在长江新河道落水而亡。

    不知道究竟是上苍的不公还是命运的捉弄,华容洪山头的三位已故知青竟然都是211班的同班学友!而且都是溺水而亡,又都长眠在一个墓地,这恐怕在全国的知青史里都难得找到第二例!

 

    想到这里,让我忆起了曾听下放在靖县甘棠塘头的弟弟说起过的事情,他也曾经与知青伙伴亲手掩埋和安葬了同队知青的遗体,而他自己当时也才只有十六岁。下放靖县的朋友可能知道,那同样是不堪回首的伤心往事——两位已故女知青相邻而居、相偎相依,面朝飞山、头枕荒野,至今已在异乡静静地沉睡了三十五年,她们一位名叫李冬华,一位名叫潘景芳……

 

    当年在知青中这样的凄惨故事真是不胜枚举!

 

    想想这些年轻的生命为何如此脆弱,死的时候都只有十七八岁,本来是花季的年龄,却过早的承受了放逐乡野、归鸟无巢的日子。有人说农民世世代代都是这么过来的,这话诚然不错,但如果仅就这点来说,试想,农民老乡的孩子毕竟还有个家,再贫寒也还有父母在近旁的关爱,也对他们所熟悉的环境有着避凶避险的经验教诲,而这些在城市长大、突然远离父母的孩子呢?!  

    ……

 

    随着静穆前行的队伍,我的脚步已踏在厚厚的松软的稻草上——这是农民兄弟细心铺在泥泞田垄上的稻草;在通往陵墓的青青山坡上,农民兄弟还把上山的路一级级一坎坎地修整一新——一锄一铲都寄托着他们的深情;我还看到有很多父老乡亲在加入我们的队伍……

 

    登上高坡,第一次来到这品字排列的陵墓,啊!墓碑和墓地竟然修葺得这般精致和庄严!我知道,这是墓中三友的一位同班女同学在十年前亲手设计的,她的名字叫甘霓;碑文是一位不同班的男同学所写,他的名字叫路振平。

    十年了,墓碑上的碑文虽经风雨却历历可见:“这里长眠着三位长沙知青。他(她)们是同班同学,于一九六八年分别插队在砖桥,桃花,集成。不到三年,波涛相继吞噬了他(她)们如花的生命,热血壮志,尽付东流。谨立此碑,表达我们的痛惜与怀念。”

    面对三位久违的少小同学,如今却是阴阳两隔,我看到手捧着鲜花的211班的同学中,有的女同学却早已哭成了泪人,我的心也蓦地缩紧,想到马上就要开始的发言,我在极力控制着感情的奔涌……

 

    背靠巍巍青山、面对滔滔长江,站在这片山坡上的确可以望到很远很远,冥冥中放飞意识,甚至还可以看到江上破浪的航船和听到鸣响的汽笛。看看眼前的品字形墓冢,想想三位同窗学友,当年,在无可选择的生命航线中启航,却料不到会相继沉舟折楫,骤然失落在这条永不回头的洒下了他们汗水和泪水的生命航线!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历史江河载走多少名垂千古的仁人志士让人追思缅怀!而那些平平凡凡的小人物呢?我们那些不幸故去的知青兄弟姐妹呢?我们的青春岁月呢?

 

    悼念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怀念战友”的歌声在山间回荡,我在心中默默诵读:“时光在悄悄地流逝,我们也在慢慢地变老,而你们的眼神还是三十多年前那样,带着几分稚气、带着几许探寻,分明是在向人们发出轻轻的、却是执著的追问!”

 

 

    追问什么?探寻什么?答案又在哪里?

 

DSC06516.JPG
2012-10-12 20:51

 


写于2005年11月

——第二故乡华容行

 

liumin52@126.com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我在2005年发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的母亲已是84岁高龄,她老人家对着电脑在读我写的这篇随感时,一边看,一边不断用手帕拭眼泪,她的泪是为这些无辜亡故的孩子所洒,也为这一代人曾经的不幸际遇哀伤——因为她也曾经经受过五个儿女失学下乡的痛苦离散,从不因私事请假的母亲,曾因不放心我们的处境请假到沅江华容长沙县等我们下乡的队去看望我们...看到母亲读着我的文字伤心落泪,我也很心痛,可以想象当年这么多知青母亲是怎样无时不牵挂着自己的儿女却又无能为力的痛苦啊!

 

    那些永远失去了子女的母亲心中的伤痕更是时间都无法抚平的。

liumin52@126.com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TOP

回复落霞君:您的文章引起了我的共鸣,在2011的会同版块,我就写了《河口赶集历险记》,当时也是被洪水裹住,差点丢了小命。

 看着那孤单的墓碑,心灵极度的酸楚!

音乐的天空,每天都有斑斓的云彩,不时也有疾风暴雨!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TOP

回复 3# 山泉的润

 

 

山泉老师好!抱歉哦我刚刚才看到您的跟帖...

 

拜读了您惊心动魄的《河口赶集历险记》,不曾料您儒雅斯文的外表下藏着一腔硬汉气魄和超凡身手!好险啊您用年少气盛演绎了一场知青特色的生死时速,临危不乱的镇定让您搏击恶浪遇难呈祥,反之,那将会带给您的父母家人多大的悲伤啊!也是上苍垂爱吧,命中您就该福泽绵绵...山泉老师好文笔!

liumin52@126.com

友情提示:请不要一贴多发!每贴最多发二个栏目!

TOP

返回列表